当前位置:主页>社会关注>热点>正文

为捡陨石搞得妻离子散 而这些石头竟不是陨石

2017-05-12 来源:星尚网 责任编辑:xingshangpindao.com 点击:

分享到:

  为捡陨石搞得妻离子散,而令人最崩溃的是,这些石头竟然无一是陨石。清晨6点,天色还未见亮,儿子还在深睡,46岁的黄兴元带上馒头、茶水悄悄出门,赶往金堂县云顶山,踩着湿漉漉的露水,开启他的寻石之路。

为捡陨石搞得妻离子散 而这些石头竟不是陨石

  16年来,上山寻石,已成为黄兴元的日常。寻石之旅短则一两天,长则半个月。此间,他风餐露宿,不再理会人间俗事。

  为了圆自己的陨石梦,黄兴元几乎放弃了一切:和家人闹翻,与妻子分居;放弃工作,只在寻石间隙打零工谋生;耗费巨资,将家中摆满石头……

  5月8日,经成都理工大学博物馆专业人士鉴定,黄兴元所痴迷的“巨型陨石”,“并不具备陨石结构特征”。16年来的寻石之旅,几乎化为泡影。

  “不该搞陨石,搞得家庭分裂,一家人和睦相处才最重要。”梦醒时分,黄兴元有些懊悔……

  成都商报记者 张肇婷

  摄影记者 王红强

  买巨石

  “赌一把,你就发财了” 花12万买下300斤“天石”

  成华区枫林路耐火新苑小区是一个老旧小区,周围的房屋已开始拆迁。5月8日,黄兴元望着家里的一堆石头,陷入沉思。

  房间的阳台上,摆着大大小小40多块石头,“这些都是我到山上捡回来的”;家中的卧室里,还藏着一块300多斤重的“宝贝石头”,这是黄兴元收藏陨石16年来最大的收获。“这块陨石是我在2004年花12万元买回来的,有300多斤重。” 他有些得意地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陨石价值极高,目前都是按克来卖,每克100元左右,他的这个“宝贝”可算是天价了。

  对于陨石,黄兴元从最初的感兴趣,到后来日渐沉迷,16年寻石收藏路,如南柯一梦。

  他说,2001年时,他在电视上看到国外的节目,其中提到陨石具有很高的投资价值,将来会升值。听到有这种赚钱的机会,他开始一门心思研究陨石,跑到古玩市场打听、到书店买书,可惜当时关于陨石的信息并不多。

  与“陨石”的第一次亲密接触,很快到来。2004年,黄兴元在金堂县云顶山认识了一位60岁老人,对方在出售一块“天石”。黄兴元回忆,老人告诉他,这块“天石”以前是被供奉在寺庙里的。

  凭着自学的陨石知识,黄兴元多番观察后,认为这块“天石”就是一块陨石。“赌一把,你就发财了。”在老人劝说下,他用12万元买下这块300多斤的“天石”,“当时就是年轻气盛,想发财,希望能够借此一夜暴富。”

  12万元,当年可在成都买一套房子,但黄兴元并不后悔,认为这项投资必将得到高额回报。

  寻陨石

  翻山越岭寻石

  16年捡回40块“陨石”

  这块花了12万元的“天石”,开启了黄兴元的寻石之旅。此后,他如同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般,发现了陨石收藏的“新世界”,并很快沉迷其中。

  “书上说,只要一个地方出现了陨石,周围肯定还会有散落的小陨石。”因此,他开始常年在金堂县云顶山、炮台山、金堂山等地“寻石”。

  每次寻石,都如同苦行一般。天还没亮时,他就背着干粮出门,到达目的地后一直埋头寻找,饿了,吃口干粮;渴了,喝口开水……直到晚上才回家。第二天早上又去,日复一日,每次寻找都得十天半个月。然而,空手而归是家常便饭,也常常捡回“废陨石”。“这些都是歪陨石,早期我不懂的时候捡的。”黄兴元指着窗户护栏上堆放的石块说,这些“陨石”中,有玻璃块、有废铁、有锰,各式各样,“当年没少走弯路。”

  黄兴元开始自学陨石知识,只有小学文化的他,在网上看陨石图片,读陨石相关文章,自认为掌握了一些陨石的基本特征。“你看,这些陨石都有单质铁,陨石必须要有这个。”他将磁铁块放到石块上,磁铁很快被吸住;他又将300多斤重的“陨石”锯下来的一个切面进行展示 ,“这里面有反光的金属点,还有外部表面有熔壳,气印……这些都是陨石的特征。”

  通过多年学习,黄兴元认为,自己对陨石特征已十分熟悉,一眼就能看出来。因此,他坚信,家里的40块石头都是陨石。这些“陨石”,对他来说无异于珍宝。“我从没怀疑过,每天一起床就要拿出来看一遍。”

  变石痴

  辞职全身心寻陨石

  妻子带女儿离家出走

  收藏陨石,黄兴元已成“痴”。他本是一家公司的基站维修工,收入可观。早在上世纪90年代,他就已在成都市区和金堂两地购买了住房。迷上陨石后,因每次上山寻石都得花十天半月,他常常不去上班。“这种情况多了,单位上有意见,最后没办法,只有不做了。”2004年,黄兴元辞掉工作。

  辞职后,他全身心投入到寻找陨石的“事业”中去。从2004年到2011年,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寻找陨石,偶尔打打零工,维持基本生活开销。

  他失去的,也不仅仅是工作,还有家庭。

  2004年,他将12万元买回的“天石”搬回家时,妻子周玉华与他大吵一架。“她说这是铁渣,根本不值钱。”两人因陨石的事,吵过的架难以计数。2004年,两人分居,妻子从此带女儿住在金堂,他则带儿子住在成都。

  “当年他完全迷进去了,根本不听劝。”周玉华回忆,原本两人很幸福,有一双儿女,黄兴元也有固定工作,日子过得不错。自从黄兴元迷上陨石,整个人变得癫狂,不仅花12万买了块烂石头,还不去上班,每天就去山上找石头,一去至少半个月。当时,儿女才六七岁,周玉华要照顾孩子,黄兴元又长时间不回家、不工作,没了生活费,日子过得十分辛苦。每当黄兴元捡陨石归来,两人便要大吵一架。最后,她带着女儿出走金堂,找了份工作独自过日子。她说,多年来,亲友常劝说两人和好,但她不愿意,“他的事情,我不得管,想干啥干啥。”

  在亲友眼中,黄兴元的行为也难获理解,“你捡一些废弃的钢渣回来,收荒匠都不得要。”

  成都理工专家

  初步鉴定——

  他收藏的石头 几乎无一具备陨石结构特征